张士平入选2017中国最具影响力商界领袖

  近日,财富中文网发布2017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魏桥创业集团董事长张士平位列第16位,也是纺织行业唯一入选的企业家。

  位列该榜单前五位的分别是:华为首席执行官任正非、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美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方洪波、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

  为何他是最具影响力企业家?

  该平台表示,铝业与纺织都被看作是“夕阳产业”,年过七旬的张士平却通过这两个行业支撑起魏桥。他的宏桥集团被高盛集团称为世界上最好的铝业公司,生产出了苹果手机壳体90%的铝板材料;在魏桥纺织的工厂里,则充满了销往全球市场的牛仔布料。去年,魏桥以超过530亿美元的收入额名列《财富》世界500强第163位,较前年蹿升71位。张士平的进攻仍在继续:他力争在3年后实现5000亿元的销售收入,并进入世界百强企业之列。面对行业的激烈竞争,张士平将成本控制及工厂的先进管理做到极致。对于今日缺乏匠心且充满浮躁与短视的中国制造业,张士平与魏桥的成功无疑是极富社会价值的样本案例。

  人人都说铝业与纺织是“夕阳产业”,而年愈七旬的张士平却依然十分执著:“未来我们还是会只专注于纺织和铝业两大产业,绝不做金融和房地产。我认为,只有不好的企业,没有不好的行业,不管处于哪个行业,关键要看企业自身的竞争力。即使有一天,全世界的纺织或铝业公司都倒闭了,魏桥创业也一定是最后一个倒下的。”就凭着这份执著,也让行业对他肃然起敬。

  工信部调研鼓励解决“卡脖子”难题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魏桥集团正在经历一场磨难。就在入选中国最具影响力商界领袖的消息推出前,魏桥集团在3月1日遭遇国外机构沽空,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中国宏桥被指财务造假,称其显著高于同业的利润实际上是虚报。

  魏桥集团已向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递交了《关于应对美国机构做空事件的紧急报告》。在报告中,魏桥将沽空事件描述为“名为做空,实为绞杀魏桥集团在香港的两家上市公司——中国宏桥和魏桥纺织,如处理不当将危及当地2000多亿贷款。”

  该集团的两大主营业务为纺织和铝电,在当地形成了纺织、铝业两大产业集群,集群内企业2000多家,综合年产值5000多亿元,合计解决就业近30万人,为当地直接贡献了半数以上的总生产值,占据当地金融机构半数以上的信贷总规模。

  3月9日,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向工信部递交了《关于防范和应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围堵中国铝产业有关建议的函》,将本次沽空事件的动机上升到政治高度,归结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铝行业的压制和指责”。

  尽管对于魏桥集团递交的紧急报告,工信部尚无公开回应,但是4月8日,工信部副部长徐乐江、山东省经信委主任钱焕涛等一同赴魏桥集团调研。徐乐江在听取了魏桥集团董事长张士平、副董事长张波关于企业近期运营情况的汇报后指出,魏桥集团有着从国外铝土矿山到国内终端优质的铝水资源的全产业链优势,有力地拉动了地方经济,促进了中国民族铝工业的发展。希望企业下一步充分利用好自身的能源、资金、技术、研发和全产业链优势,努力在下游产业和产品深加工上做文章,研发生产替代进口产品,攻克解决“卡脖子”的关键技术和问题,生产人家干不好、干不了的高附加值产品,全力拉长铝深加工产业链和价值链,进一步提高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为民族铝工业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除了工信部调研时的鼓励,能够作为纺织行业唯一入选2017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领袖,也表现出中国商界对他的认可。

  而张士平是如何带领企业走向世界第一,又是向管理要效益的,《英才杂志》曾做了这样的诠释:

  张士平表示当年开创铝业公司是无心插柳。魏桥的纺织业务需要大量的热能,但耗电量小。最初,张士平只是想做一家企业来消化纺织企业剩余的电能,以达到热电平衡。“热电平衡,发展成本就低了。”在考察过电解铝、电解铜、电解铁等一系列耗电量大的产业后,最后才选择了电解铝。

  彼时张士平对铝业完全是门外汉,也没有机会去同行业企业参观考察。“宏桥刚起步的时候,就像魏桥纺织当年一样,受到各方面的排挤,根本没人相信我们能干成,更没有企业愿意让我们取经。”

  2001年魏桥建成第一条电解铝生产线,2005年秋邹平第一条氧化铝生产线开建,随后的10年时间魏桥创业在铝产业领域飞速发展,从电解铝、氧化铝进入到下游高端材料、铝产品领域,同时在技术和装备上均达到全球领先。2013年,魏桥引进了一套德国的生产设备和一家瑞士公司的电气设备,德国公司派过来安装的工程师让张士平印象深刻。

  “一个厂房占地200亩,车间空旷,也没有暖气,安装时是冬天,工程师手上冻得全是血泡。但他连扳子、钳子都摆放有序,特别认真。”张士平感动地与工程师握了握手,说这种工作精神很值得魏桥学习。魏桥走到今天,也是发扬这种工匠精神,但看到了德国工程师的工作态度,他觉得自己的企业还不够,需要继续努力。

  不断努力,也是魏桥创业从“门外汉”到全球领先的基础,张士平直言,自己没什么秘诀,关键在于企业严格细致的管理、逐步积累的经验,以及多年培养的人才。为了完善他人对魏桥创业的经验总结,他把魏桥的核心竞争力归为五个方面。

  首先是完整的产业链优势。目前,魏桥纺织已形成了“热电—棉业—棉纺—织造—印染—服装、家纺”的完整产业链。铝电则形成了“热电—采矿—氧化铝—原铝—高精铝板带箔、新材料”的完整产业链,各个环节互相配套,互相支撑。

  其次是高效的产业集群优势。这一点在铝产业方面体现得尤为明显。魏桥创业在滨州市范围内形成了以邹平、滨州、北海三个开发区为核心的三大特色铝产业集群。在这些产业集群中,铝水不落地,直接运到下游生产企业,省去了铝水铸铝锭,再到下游企业熔化成铝水的生产流程。节约了铸造、仓储及再熔化成本,形成了集约型、节能型发展模式。

  另外,严格的内部管理优势,不可或缺。魏桥创业的两大产业,生产成本在全行业都是最低的。曾经很多人认为,这是源于自备电厂的优势,但张士平认为,这并不是决定性优势:“现在不管是纺织,还是铝电,有自备电厂的企业很多,即使没有自备电厂的企业,也能在电价方面享受优惠”。张士平所谓的降低成本,更多是来自于严格的内部管理。比如说,纺织全行业的万锭用工平均为100人,魏桥纺织仅为50人,先进的能达到30人,最先进的只有10人。另外,耗水、耗电、耗材,都能做到同行业最低。

  还有就是先进的技术装备优势。张士平是业内有名的低成本高手,但在技术装备上也是出名的花钱大户。自1989年进入棉纺织领域以来,魏桥纺织的设备始终保持同行业领先水平。同样,中国宏桥也都是引进全世界最先进的高精良机器设备。

  最后一点是强大的企业规模优势。魏桥创业依靠有效的组织控制,形成了节约型的经营管理模式。同时,依靠强大的规模优势,魏桥创业各种原材物料的采购价格在同行业是最低的。

  从以上五点不难发现,魏桥创业的战略正围绕铝电网材一体化、产业链上下游一体化而布局。

  与很多大型民营企业不同,魏桥没股权激励政策,员工的收入全都来自工资和奖金。用张士平的话说,按劳分配、多劳多得。但在这家每天收支费用数亿的企业,也基本没人敢动歪心思。

  很多普通员工都知道张士平的手机号,集团也专门设定了意见箱,各种来信张士平会亲自看。

  不久前,张士平收到了一条员工的举报信息,举报魏桥某干部的违纪行为。经过集团经济监察部的调查,情况属实。张士平在每个工作日早6点40分例行的高管团队早会上,发了通火。他用了一个词——“心疼”:“培养了多年的干部犯了错误要撤职,不光是他的损失,也是企业的损失。”

  魏桥创业的高管几乎都是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张士平对他们的第一要求,就是要认同企业文化。每年,管理干部都会收到一本管理手册。内容大部分是强调企业精神。在生活中平易近人的张士平,对员工的工作要求和对待技术要求一样,眼里不揉一点儿沙子。随着员工的更迭换代,“铁腕”管理方式,也并未改变。

  有意思的是,在魏桥创业工作的青年人,也很少有人在严格的制度下选择离开。1990年出生的王少奇,把自己能进魏桥创业工作称之为“幸运”。

  “来魏桥工作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以前对生活很迷茫,但进入了企业之后,发现只要认真工作,便可衣食无忧。如果干得好,还有提升的机会。”王少奇现在最大的期待是,结婚后就可以申请公司的福利房。

  魏桥创业的总部——邹平县的房价并不便宜,在人均年收入3万元左右的邹平,房价却达到了7000元每平米。但魏桥创业的员工,只要符合了规定,最高只需2000元每平米就能购买企业的自建房。而且只需交50%的首付款,余下的50%通过每月的工资还款付清。在魏桥家属区内,也只收极低的物业费和电费,取暖费则全免。

  魏桥创业看上去有点像计划经济时期的国有企业——有自己的家属区、医院、幼儿园,甚至还有自己的电视台,形成了一个“小社会”。如果哪家的孩子考上了大学,企业还会根据高考成绩给员工发相应额度的奖金。

  “都是农村出来的,我理解他们,只有为他们解决后顾之忧,员工才能真心把企业当家。”张士平说,很多员工一家三代都在魏桥工作。

  张士平虽然经常自嘲自己土,没文化。但一直强调自己的家国情怀。这一点,他不是特例,那个年代成长的企业家几乎都有着强烈的责任感。

  在别人眼中,张士平已经走到人生顶峰,但他不认同,“人生没有顶峰,当然也没有退路。如果简单为了钱,我已经不需要奔波了,但十几万人跟着我干,我就必须要把责任担起来,而且还要担好。”

  这个道理,他一直用来教育子女。

文章关键词: 

相关链接:http://gerberdaysblog.com